當前位置:首頁 » 美女圖片 » 以前女人裹小腳的圖片
擴展閱讀
圖片壓縮如何修改名稱 2022-06-25 19:55:48
誇張美女壁紙圖片 2022-06-25 19:53:08
簡單故事會圖片 2022-06-25 19:51:42

以前女人裹小腳的圖片

發布時間: 2022-06-23 15:26:38

❶ 古代女人有裹小腳的傳統,那裹小腳究竟美在哪

在一定程度上,纏足確實是封建歷史的一部分渣滓,而這部分渣滓為古代女性帶來了充分的影響。纏足本身對女性有害。有些人一旦雙腳被綁住,可能很難移動。他們甚至可能無法左右行走,體重不穩定,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無法離開地面。但是在絕大多數的普通情況或者正常情況的可控范圍之內,一些女性是不會裹小腳的。


例如,在我們常說的四個美女中,楊玉環是一個典型的纏足美女。這種行為不僅出現在宋代,也出現在宋朝前後。纏足會改變女性的身體狀態,這將使她能夠更好地支持後代的生育工具。捆綁後,腳的形狀會變形,當腳接觸地面時,身體的重量集中在腳跟上。可以說,纏足後,女性用腳跟行走,每走一步都會影響腰部和臀部。隨著時間的推移,女性的腰部和臀部會發育,骨盆也會發生變化,這會影響女性的生育能力。


小編針對問題做得詳細解小編針對問題做得詳細解讀,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如果還有什麼問題可以在評論區給我留言,大家可以多多和我評論,如果哪裡有不對的地方,大家也可以多多和我互動交流,如果大家喜歡作者,大家也可以關注我哦,您的點贊是對我最大的幫助,謝謝大家了。分享就到這里了,喜歡我,就請關注我吧。如果大家有什麼想法,可以在下面的評論中告訴我們。

❷ 原來人們裹小腳是什麼樣子(圖片)

如下圖所示:

裹腳也稱纏足,是中國古代的一種陋習,即把女子的雙腳用布帛纏裹起來,使其變成為又小又尖

的「三寸金蓮」。「三寸金蓮」也一度成為中國古代女子審美的一個重要條件。但是,古代婦女纏

足起始時間,卻始終是一個謎。 考古中發現至今年代最早的,纏足鞋文物為南宋福建福州南宋墓,

出土的六雙女鞋,長13.3-14厘米,寬4.5-5厘米。並且,唐代時期已有詩詞。

拓展資料:

民國初期,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後,進一步推行禁纏足政策。1906年梅山地震,長輩開

始同意家中小女孩不用纏足,政策得以順利推行。孫中山總統於1912年3月11日發布《大總統令內

務部通飭各省勸禁纏足文》,也就是我們平時說的「勸禁纏足文」。1916年內務部又頒《內務部通

咨各省勸禁婦女纏足文》1928年5月,南京中央政府批准由內政部頒發《禁止婦女纏足條例》1929

年國民政府又發布放足布告,並派專員落實。

❸ 古代女人裹腳圖片

❹ 看了清朝女人裹小腳及其人的圖片後 表示相當惡心 心中美麗的古代賢惠女人頓時盪然無存.咋辦.悲催!

事實並非如此,根據該法(如下圖),清代的清裹足慚愧很快就有世界,女人必須裹足的要求,童鞋不悲催!
崇德虎7月奉誡有效地裹足他的國家,車騎入罪。順治乙酉,禁止裹足。康熙甲辰禁止裹足。戊申日,禮部題為恭敬的自由裁量權復舊章趙正德事情都察院左都楀師王檄稀疏的開放:順治十八歲前,女兒的民間不禁止裹足康熙三,必須遵守的法令,下屆政府王,貝勒,大臣,九卿科道官員會議的女兒出生後的第一年,禁止裹腳,它的法律所禁止,署建議,因為今年的第一個月內,部長的標題:第一年後,女兒出生後,如果非法的裹足,他的父親,有關人員支付的官員,士兵在兩次會議上,兵刑部,負責40塊板,流離失所的10家長不要曠日持久的警察,連枷月,責任40板;管基督,提出以下的文職官員知道那些迷失在聽官員的疏忽,士兵兩次會議,檢查立法的情況下出生的第一年,以前的過於嚴格,或混合,捏第一跳第一一年後,錯誤地牽連了無辜的,也是未知的,無相應的禁止。 「裹足自撤廢禁止。
---」清稗類鈔

❺ 剛才看了一張女人的裹腳照片,那腳實在是太丑太恐怖了,為什麼古代的男人看了不但不覺得惡心

過去女人裹腳後是不會讓任何人看的,再說你看的也都是沒有保養的,不裹腳就視為異類,大環境下,也是不得以而為只!

❻ 古代女子為什麼裹小腳

眾所周知,裹小腳是古代中國女人的典型的一種風尚。據專家考證,裹小腳的風俗起源於北宋中期左右,主要是漢族女子。

一種觀點認為是中國古代士人的審美觀。古代中國士人非常推崇小而精緻的審美觀,女子裹小腳的極大原因是為了滿足古代男人的精神刺激需求。

第二種原因是北宋發展起來的朱子理學對於社會的影響。為了防止女性外出,有紅杏出牆的機會,就大力鼓吹裹小腳的習俗,統治者們也都對此大力支持。使其逐漸成為封建社會的一個典型的標志。

圖片中大家可以看到,因為裹腳,腳都長畸形了,不忍直視啊!

對此,你有什麼看法或觀點

❼ 為什麼古代的女人要裹小腳,纏足真的美觀嗎

古代以小腳為美,凡是女性,皆是要在兒時纏住雙腳,束縛腳的生長,等到長大就固定住了。

男女天生便有著生理上的不同。男性膀大腰粗,女性柔弱嬌細。

一直以來,女子的形象就是以溫婉見人。直到現在,社會風氣的放開,女性才有了各種各樣的裝扮以及身材。

古代的審美觀念是要體現女性天生的優勢,也就是陰柔美。

清朝滅亡後,孫中山曾要求廢除纏足,但是社會總是轉變不了觀念,還是有人裹著小腳。

好在,新中國成立後,這個陋習被徹底廢除,中國女性從此徹底解放。

❽ 晚清老照片:這就是傳說中的「三寸金蓮」,站不穩、走不動嗎

剛剛開始纏足的女童。女孩在5歲、6歲的時候,就要用布條將稚嫩的雙足緊緊地纏裹起來了。在成長過程中,腳部骨骼逐漸扭曲變形,腳趾頭不是向前生長,而是捲曲著擠到腳心處。這導致女性站立不穩、行走緩慢,痛苦不堪。


纏足的年輕女子。在清朝男人的審美趣味下,女人的小腳被美化為“三寸金蓮”,甚至有人研究出一種“金蓮美學”。比如方絢就在《香蓮品藻》一文中說,最美的小腳具備這樣的特徵:“穠纖得中,修短合度,如捧心西子,顰笑天然。 ”這種惡俗的趣味真是令人費解。


女子展示小腳。男人的小腳審美綁架了廣大女性,她們被裹挾著不得不承受纏足的苦果。當時在民間存在一種情況,天足女性很可能找不到婆家。淮北一帶以前流傳著這樣的婚俗:“看新娘,要看腳”;“小腳才能嫁到好人家,大腳嫁到婆家會受氣”。這體現了當年的“大腳歧視”。


攝影師展示小腳。小腳使女性困於閨閣之中,不能參加生產活動,不能獨立謀生,成為男人的附庸。

❾ 明代的纏足之風進入興盛時期以前女人為什麼裹腳,幾張

纏小腳最早開始於公元969-975年南唐李煜在位的時期,李後主的一個窅娘別出心裁,用帛將腳纏成新月形狀在金蓮花上跳舞取悅皇帝。後來這個做法流傳到民間,纏小腳之風漸漸普及到了百姓人家。但也有人認為,早在公元前770-476年的戰國時期,纏小腳就已出現了,或許更早還可追索到商代。總之,纏小腳這一封建社會的惡俗具有悠久的歷史,千百年來殘害了數不清的中國婦女。可以說,纏小腳是父權制傳統下「男尊女卑」最突出的表現之一。據記載,民間女子從四五歲就開始纏小腳,到成年時腳長若不超過三寸,即成為備受贊賞的「三寸金蓮」。在當時,這樣的小腳被認為是「女性美」的一個重要方面。即使長相、身材再好的女子,如果是一雙天足或腳纏得不夠小,就會遭人恥笑,並且嫁不出去。「好大腳」也成為漫罵、羞辱婦女最難聽的一句話。而實際上,小腳「美」是以女性身心被摧殘為前提的。纏小腳的方法是通過人為的強力,野蠻地造成女子兩腳的跖骨脫位或骨折並將之折壓在腳掌底,再用纏腳布一層層裹緊,被纏足的女性步履艱難且疼痛非常,更有可能引發殘疾和致死。民間「小腳一雙,眼淚一缸」的說法,就是女性千百年來遭受這一苦難的集中反映。而一旦把天然的腳纏成了「三寸金蓮」,女性在勞動和交往方面必定是十分不便、大受制約,惟有困守家中,站立、行走必扶牆靠壁,不僅「男主外、女主內」順理成章,「男強女弱」也成了事實,女性若有什麼不滿、反抗、私奔之類更是難上加難了,惟有忍氣吞聲,聽任擺布。事實上,這種違背自然與健康、建立在摧殘婦女身體基礎上塑造出來的「美」,不僅是美的極度扭曲和變態,對於父權制社會施行對女性的壓迫與控制,也的確收到了強化的實際功效,正如《女兒經》所說:「恐他(她)輕走出房門,千纏萬裹來約束」。

纏小腳因男性的癖好而興起,而男性的審美觀畸變也因「三寸金蓮」益發不可收拾,直至女性被摧殘的小腳成為激起男人性興奮的重要物品。據記載,自宋代開始,在許多妓院的歡宴中流行起一種「行酒」游戲,從頭至尾突出的都是妓女的小腳和她們的小腳鞋,狎妓的嫖客把酒杯放入妓女的小腳鞋裡來傳遞、斟酒、飲酒。直到20世紀初,仍有一些男人喜歡參與這種「行酒」游戲,並為有機會使用妓女小腳鞋中的酒杯來飲酒而興奮不已。至於歷代的酸腐文人,更是興趣盎然地把探討小腳當作「學問」來做,不惜筆墨,撰寫文章,細細品評,以卑瑣為樂事,惟恐未把男人玩小腳的美學成分和調情作用詮釋清楚。如清代有一個叫方絢的文人就自詡為「香蓮博士」,寫就了一篇題為《香蓮品藻》的文章,費盡心機把小腳劃分為五式九品十八種,並因此出了名。
民間諺語說得十分形象:「裹小腳一雙,流眼淚一缸」。纏足開始的年齡,一般從4、5歲開始,耗時3、4年,到7、8歲初具模樣。纏足前以熱水燙腳,趁著腳還溫熱,將腳拇趾外的四個腳趾向腳底彎曲,緊貼腳底,並在腳下趾間塗上明礬,時間一長,腳纏得弓彎短小,使腳底凹陷,腳背隆起,腳的長度會被縮短。
雲南六一村的吳楊氏老太太這樣回憶她的纏腳的經歷:她母親用織布機上的「射通」,橫墊在她的腳腰下,讓腳腰凸起。然後,裹紮起來,逼她走路。慢慢的,腳腰被「射通」凸斷了。她因此一個多月不能下床走路。雖然腳腰折斷了,但她的腳仍然臃腫難看。她母親又念叨:你這雙男人腳,怎麼還不爛?她奶奶也說:難爛了,該使用法子了。於是,她母親在她奶奶的指導下,找來半個瓷碗,砸成碎片,放在她的腳底、腳腰、腳面上,再用纏足布包裹起來,套上小鞋,讓她下地行動。她的腳被劃破了,血跡從纏足布中滲透出來,變黑,發腥,發臭。她經常疼得臉色蒼白,精神恍惚,體重大減。
纏足通過外力改變腳的形狀,嚴重影響了腳的正常發育,引起軟組織攣縮,這個痛苦的過程是用言語不足以描述的。而一千多年以來中國的千千萬萬的女性從小就要經受這樣的痛楚,不情願的忍受這種從心理和身體上的摧殘。
通過纏腳而來的小腳真的那麼美嗎?以至於男人在娶妻時將它作為一條最重要的標准,而女性將它作為人生中對自己身體必須實現的重大改造。事實則不然,下面有一段關於小腳的真實的描述,讓人非常的感慨,從我們現在的審美角度出發,我們甚至會覺得我們的祖先是那麼的不可理喻。
一般來說,小腳從正面看,像火傷之後,脫去陳皮爛肉,露出變形、變顏的一個肉疙瘩。只有一個翹起的趾頭,依稀可辨上面的指甲,其它,一概呈現出可憎的模糊輪廓。 從側面看,腳趾和腳跟已從中折斷,兩部分緊挨在一起,在軟肉的附和下,形成一條由兩端站立的曲線,腳跟臃腫,腳掌消失,腳背凸起。腳的全長不及自然長度的一半,整隻腳像一個不規則的三角形。最恐怖的是從正面看腳底。那是一幅完全消解了人足的原始形象的荒誕圖案。除了變形的足跟之外,已沒有一丁點平滑的腳板。四個腳趾長短不一地向外轉折,圍繞在以大腳趾為軸心的腳心下面,腳趾的正面因此變成了腳板心,完全扭曲地壓在了腳板底下。
我們都很清楚,在審美不超出常態的情況下,這樣的小腳是很醜的。事實上,這樣的小腳也不健康,不實用,纏足對人身的傷害是終身的。纏了小腳的女人其支撐的重心移到腳外部,行動極為不便。而且它們成年後多患早發退行性關節炎。
無論是從賞心悅目還是從健康實用的角度,女人纏小腳都是不應該被接受的,而這樣的殘忍的行為在我們中國的歷史上卻曾經盛行一千餘年,以至於我們不得不承認它是中國古代的一種有影響力的文化,古人的這種不健康的視覺審美取向就象一個復雜的謎(當然,這肯定不僅僅是個審美的問題),而這個謎的背後有太多的東西值得我們深思和反省。
很多人都認為女子纏小腳的習俗是封建社會和男權社會的產物。顯然,它們之間是有很多的內在的聯系的,但如果要說,小腳文化與封建社會和男權社會有著必然的等同性,卻是值得懷疑的。在西方也同樣經歷了封建社會,女子的地位一度非常低下,他們的女性通過束腰和穿高跟鞋的方式來獲得男性的認可,沒有聽說過有逼迫女性纏小腳的歷史傳聞,這無論如何比纏小腳來的文明。
女子裹小腳的起源據說是這樣的:南唐李後主(公元937——978)因為喜歡宮嬪睿娘的小腳狀態,就讓她纏足做新月狀,並因此成為皇宮里最受寵的一個女人。於是皇宮里開始流行纏足。由於皇帝的表率作用,小腳成為時尚,繼而官場與民間也相繼流行。
這並沒有得到確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唐朝的女子不用纏腳,而恰恰是從宋朝(公元960——1234)開始,儒家文人乃至於農家男人開始痴迷的追捧女子的「三寸金蓮」。但我們都知道中國的封建社會在秦始皇統一全國(公元前221)之前就已經形成。從此我們可以看出,纏小腳的習俗並不是封建社會和男權社會的伴生物。
現在就有一個最大的疑問,那就是為什麼偏偏就是在宋朝,這樣一個隨著歷史前進的步伐已經比較開化的年代,女子裹小腳這樣的反人道的殘忍的習俗卻盛行開來。其實「三寸金蓮」的說法源於北齊少帝蕭寶卷贊其寵妾潘玉兒一雙柔弱無骨的纖小美足「步步生蓮花!」,但當時及其後的隋唐在對腳的審美上並未出現這樣的傾向,所以女子裹小腳在宋朝泛濫開來絕不可能是偶然的,一定是有其社會與思想根源的。因為時代久遠又難以找到第一手的資料,我們只能根據當時社會以及文化方面的史料作一些合理的推理,下面我想盡我所能就這個問題作一些深入的思考與探索。

任何一種現象都可以從社會的歷史與現實中尋找根源,而且其根源一般都可以追蹤到文化,小腳的陋俗也不例外。小腳習俗所存在於的文化環境必定是一種非理性的文化所產生的。而一般來說,文化內涵中核心思想的單一性或者說叫做單調性是非常容易導致文化的非理性,因為缺乏不同思想的爭鳴,就難以對思想本身進行反思,同時文化中核心思想的一元化因為缺少其他思想的制衡,容易走向極端。當這種非常態的文化主導了一個國家時,這個國家的民眾作為個體就被單一的思想簡單化,無論是從個體自身還是與其他個體相比較都找不到思考的內驅力,作為整體因為內部沒有差異性,缺乏內部矛盾的整體失去前進的原動力。當整個國家都基本靜止了他的思維,民眾反過來就完全固守於已有的非常態文化,並逐漸惰性的走向極至,國家與民眾不可避免的進入非理性狀態。尤其不幸的是,文化中核心思想的一元化與由它所主導的非理性國家互相作用,形成惡性循環,在這種情形下,任何荒謬的事情的發生以及可能長久的持續都是不足為奇的。而在宋朝,程朱理學就是上面推理的現實演繹。朱的理學與程的心學都是對儒家學說的進一步發展,將中庸提到天理的高度,並根據他們所認為的道與器相分離的原則,提出了「存天理,滅人慾」的思想。這種思想體現了對作為人這樣的有尊嚴的個體的極端的不尊重,當這種思想成為整個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時,一旦腳是否小成為評判女子是否美的標准(事實上已經上升為賢良與道德的標准),全社會對於女子因此所遭受的痛楚的漠視也就不足為奇了。
宋王朝在中國歷代王朝中是一個比較弱勢的政權。一方面,其領土局限於中原及長江以南地區,該地區內又基本為漢族人,所以無論是地域文化和種族文化都是比較單一的,這種情形有利於某一種思想在全國形成權威地位。而在漢唐時期,因為領有西域大漠,肢體完整,政治文化中心長安更是胡漢文化的交匯地帶,這就是為什麼盡管從西漢時漢武帝就已開始認識到儒家學說是統治者愚民的一劑良葯,並讓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而這卻沒有導致漢唐期間儒家思想在社會中的極權地位。另一方面,縱觀整個宋朝政權歷史,在與少數民族政權如金、遼、西夏交戰的戰場上一直處於被動地位,朝廷內也有主戰和主和兩種聲音,但主張稱臣和進貢的投降派一直都佔了上風,而且皇室也傾向於苟和求安,但這就增加了百姓的賦稅負擔,民不聊生,農民起義風起雲涌,因為這種內外交困的局面,加之政權本身體弱,所以幾乎沒有哪個朝代像宋朝的當權者那樣對安定與秩序充滿了渴望。
儒家思想的核心是道德至上,而最基本的道德規范是「三綱五常「,三綱是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五常是仁、義、禮、智、信。可見,儒家思想是強調秩序和塑造權威的思想,是維護皇權與男權的思想,這正切合了當時政權的需要,所以統治者極端的推崇儒家學說,並在統治中深刻地貫徹、嚴格地執行、極力地發展儒家思想。男權與皇權都屬於極權和威權的范疇,都是儒家思想所倡導的,它們一脈相承。隨著皇權的權威被進一步神化,男子相對於女子強勢地位就被進一步增強,而男子的強與女子的弱是相對的,即這種更加強勢的地位必定是建立在進一步降低和弱化女子的地位的基礎上的。在這里有一點應該被提到,宋朝的男性是比較壓抑的,他們在對外族的戰爭中基本都是失敗的,這裡面除了國力軍事等宏觀因素,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在古代戰場當戰法水平接近時,士兵的力量與野性至關重要,宋朝軍隊在用兵方面與北方少數民族相比水平相近,但由於士兵基本上是漢人,而且多來自江南,在力量與野性方面相對明顯欠缺,在戰場上的失敗就不奇怪了,但由此而來的巨大的挫敗感對宋朝的男性是沉重的心理上的折磨。在宋朝這樣一個男權社會里,男子對自己的強大有著與生俱來的自負,但當他們的這種自負被自己的保家衛國的無能所重創時,必然從本能上必然去尋找出路以承載破碎的尊嚴。很顯然,女性是最合適的對象。漢代才女班昭在她的著名的《女誡》中曾提到:「陰陽殊性,男女異行。陽以剛為德,陰以柔為用。男以強為貴,女以弱為美。」可見在中國歷史上,男性的剛強在本質上就是以女性的柔弱為襯托的,所以,必然的,當時的男性潛意識的迫使女性走向更弱勢的地位,從而為自己在戰場上丟失的自尊尋找平衡。女性在纏了小腳之後,因行走不便只得輕抬步微扭腰(所謂的蓮步姍姍)而盡顯柔弱,因不能輕松隨便走動只得好好獃在家裡相夫教子,做一個嫻靜的賢妻良母,這與宋王朝政權渴望的秩序是相符的,更是當時逐漸走向極端的儒家文化所提倡的境界,而且還暗暗迎合了當時男性當中普遍的一種心理需求。因此,女子纏小腳的行為在宋朝走向泛濫是由當時社會極其不正常的宏觀的社會形勢和文化氛圍所決定的。
纏小腳的陋俗竟然能從宋朝一直延續到民國初期,最合理的解釋只能是,宋朝以降,極端的儒家思想,也就是將禁錮人性的禮發揮到極至的程朱理學一直在社會占據著統治地位。但是,社會這種宏觀的思想的代代傳承具體到微觀是由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個體所實現的,程朱理學的延續不衰說到底是一代代的一個個有靈性的人所作出的選擇的綜合的結果,這是一個多麼大人為的悲劇。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隨著國際形勢的發展,國內外交流的頻繁,西方的文明之風在國內逐漸刮大,知識分子率先覺醒,並開始積極宣傳西方的各種流派的思想,反思我們的傳統文化的某些弊病,這種思考逐漸蔓延到整個社會。在這種多元的文化氛圍熏陶之下,當時的社會思想非常活躍,人們開始真正的理性的去審視自己的那些為禮教所束縛的非理性的風俗習慣,所以,水到渠成的,男人的長辮子給剪了,女人放足了。但是,中國女人的千年裹足的疼痛與屈辱實在是不能這樣輕輕的一筆就從我們的歷史中勾去,只有對歷史的深刻反思才能讓我們克服蒙昧,踏者歷史的足跡繼續前進。

❿ 古代女子纏腳對女性來說是摧殘,纏腳從何時開始興起的為什麼

自北宋纏足開始至今,已有近千年的歷史。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由於男人想要滿足自己不正常的欣賞,女人被迫把腳綁起來。不像少數民族有紋身的臉、黑牙、耳洞,漢族纏足也是對人體的一種破壞。一個男權社會,男人強女人弱,女人只是附屬品,在服從面前存在和生存。結果小腳成了衡量女人美貌的尺度,外形、身材、膚色都是由天賦決定的,後天再試也不會有太大的進步,只有一雙小腳是靠人來捆的。

清代滿族人沒有纏足的習慣,甚至一度禁止民間纏足,但這一政策並沒有取得良好的效果。在乾隆時期,裹足在南方以前不流行的地區,甚至在偏遠地區的少數民族中也很流行。後來,康有為、梁啟超等維新人士在上海、廣東成立了“天足會”,倡導解放腳。直到1902年,清朝才正式要求纏足。清朝滅亡後,孫中山禁止了纏足,但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小腳才被完全解放。三寸金蓮指的是尺寸,大約等於10厘米。“金蓮”指的是形狀,具體指的是腳背綁得很尖,整體呈弓形,有點像蓮花花瓣的形狀。當然,這只是一種修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