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高清圖片 » 高清皮影人物圖片
擴展閱讀
卡通百合花朵圖片 2022-06-25 22:29:27
男生的78圖片 2022-06-25 22:26:37

高清皮影人物圖片

發布時間: 2022-05-16 13:45:22

『壹』 皮影四大美女各是誰人

分別是閉月的貂蟬、羞花的楊玉環、沉魚的西施、落雁王昭君。


~(≧▽≦)/~啦啦啦歡迎追問,熱烈求採納!!!

『貳』 皮影戲簡介

皮影戲,又稱「影子戲」,是一種以獸皮或紙板做成的人物剪影以表演故事的民間戲劇。表演時,藝人們在白色幕布後面,一邊操縱影人,一邊用當地流行的曲調講述故事。

同時配以打擊樂器和弦樂,有濃厚的鄉土氣息。其流行范圍極為廣泛,並因各地所演的聲腔不同而形成多種多樣的皮影戲。

「皮影」是對皮影戲和皮影戲人物(包括場面道具景物)製品的通用稱謂。皮影戲是讓觀眾通過白色幕布,觀看一種平面人偶表演的燈影來達到藝術效果的戲劇形式。

而皮影戲中的平面人偶以及場面景物,通常是民間藝人用手工,刀雕彩繪而成的皮製品,故稱之為皮影。在過去還沒有電影、電視的年代,皮影戲曾是十分受歡迎的民間娛樂活動之一。

皮影戲的代表作品

皮影戲的演出,有歷史演義戲、民間傳說戲、武俠公案戲、愛情故事戲、神話寓言戲、時裝現代戲等等,無所不有。摺子戲、單本戲和連本戲的劇目繁多,數不勝數。

常見的傳統劇目有白蛇傳、拾玉鐲、西廂記、秦香蓮、牛郎織女、楊家將、岳飛傳、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封神榜等等。

從革命戰爭年代起到解放後,新發展出的時裝戲、現代戲和童話寓言劇,常見的劇目有兄妹開荒、白毛女、劉胡蘭、小二黑結婚、小女婿、林海雪原、紅燈記、龜與鶴、兩朋友、東郭先生等等。

『叄』 皮影戲中的皮人兒的製作過程有多麼繁雜

皮影戲是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一種戲曲文化,在民間經常常見。皮影戲的藝術家們在製作中間小皮人的過程中,都是精雕細琢的製作過程非常復雜,有大大小小18道工序。因為在演戲的過程中,劇本裡面的人物也是非常多的,至少有個幾百號,所以在製作的過程中要耗費非常多的心血。

二、結語

皮影戲的人物製作過程是非常麻煩的,那些有著精湛技藝的師傅,製作好了的皮人,動作會非常的流暢,甚至有的高手能夠將人物的眼皮給活動起來,然後就可以用來演出了。一般一個皮影的人物製作的時候就需要很久,所以上百個人物更需要大量的時間,在製作的過程中需要多位藝術家一起製作,相互配合,才能夠創造出優質的作品。

『肆』 漳州皮影戲的人物

漳州皮影戲所刻的人物,臉譜造型誇張,發型、頭盔精緻,服裝花紋細膩,圖案近似宋代筆法,但不著色。演出的形式:將影窗豎立於桌面上,四周以竹竿或木桿撐住,懸掛帷幕,成為一個匣形的小戲台。藝人蹲著或盤腿而坐,手持皮偶桿子貼近影窗操弄,用油燈的燈光照射出影子,配合鑼鼓音樂來演唱。民國初期,漳州北橋街(今大同路)有一位演技高超的老藝人「牛仔師」,他雙手能操縱兩個角色,兩腳能敲鑼擊鼓。皮偶放靠在影窗邊時,還會乘勢以雙手拉二胡,整台戲可以單獨勝任。他擅長演文戲,不論生、旦、凈、丑,都能演得惟妙惟肖。特別是演丑角「大頭旺」(舊皮影戲中最突出的皮偶),常以風趣的語言來引起觀眾發笑。戲一演完,則以手指捅破影窗的白紙,口中念著:「紙破戲煞(完),別暗(晚)才來看。若要請我搬(演),一出兩塊半(二元五角)。」東門岳口也有一位著名的皮影老藝人,綽號「紙影福」。他擅長演武戲,兩手能操縱四個皮偶對打,姿勢生動,場面不亂。還能做出翻跳、騰空等動作。影窗兩邊常掛著一對聯:「一口敘述千古事」,「雙手對舞百萬兵」。當時皮影戲藝人的酬勞,在地方戲曲中算是最低的。藝人曾自編一首民歌來形容其生活困苦:「演紙影,最艱苦,演一夜,二三元。有演戲,三餐勉強度;戲無演,路邊拾破布。」
辛亥革命以後,漳州的皮影戲逐漸衰落了。主要有三種原因:一是南北軍閥數次混戰,社會不安寧,影響業務,藝人多半改業謀生;二是舊社會輕視戲班藝人,認為是下九流,大家不願意學演皮影戲;三是老藝人一死亡,後繼無人,造成失傳。民國初期,漳州地區還存在三四個半職業的皮影戲班,到了1930年左右,這個古老的劇種就已經消逝了。
抗日戰爭期間,皮影戲又在漳州重現異彩。漳州「薌潮劇社」以龍溪抗敵後援會的名義,成立了一支七八人的「抗日皮影戲宣傳隊」。編演抗戰題材的劇本,如:《抗日英雄小白龍》、《金門失陷記》等劇目,巡迴演出於漳州、華安、南靖等地。吟唱運用「錦歌」曲調和抗戰歌曲;操縱方面增加人物關節活動,能轉身、點頭、開槍、開炮、取物等,又能表演飛機扔炸彈、房屋倒塌、戰艦行進等場面,並配以音響。舞台設計能摺合,影窗增大,照明用汽燈或電燈。皮偶也增大而且著色。當時對皮影藝術進行這樣的改革,在漳州地區可以算是首創的。可惜這支轟動一時的皮影戲,壽命不長,成立不上一年的時間,即被當地的國民黨政府解散。從此,漳州廣大的人民群眾就看不到他們喜愛的皮影戲了。 根據已故文學家孫楷第先生考據,皮影戲始於唐代中晚期或稍晚的五代時期(公元七世紀-八世紀)。當時是為佛教宣示輪回報應的佛法服務的。寺院中的俗講僧在超渡亡靈時,用影人作為死者的靈魂。
至宋代(公元960——1279年)與說唱藝術結合,成為當時興盛的市民文藝之一種,宋人高承著《事物紀原》說:「仁宗時,市人有能談三國事者,或采其說加緣飾作影人,始為魏、蜀、吳三分戰事之像,至今傳焉。」
宋代的《都城紀勝》一書中還介紹了影戲製做材料的演變和表演的內容:「凡影戲乃京師人初以素紙雕鏤,後用彩色皮(羊皮)為之,其話本與講史書者頗同」。這里所說京師人就是北宋的都城汴梁(今開封市)。宋代著名風俗畫家張擇端所繪《清明上河圖》描繪的汴梁的市井游樂中,就有傀儡影戲之類。宋代影戲相當繁盛還表現在製做鏤刻影人的藝人,成為見於記載的專門行業。宋《武林舊事》有「小徑紀」一項,記載有「鏃影人」即刻鏤影人的行業。「武林」是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市)的別稱,這說明從北宋至南宋,影戲又有了新的發展。因為需要眾多,才會有專門刻鏤影人的行業。當時影戲還有不同的種類,《東京夢華錄》「京瓦伎藝」章說:「丁儀、瘦吉等弄『喬影戲』(滑稽影)」;《都城紀勝》「雜手藝」條說:「有『手影戲』一種」;《武林舊事》元夕條雲:「或戲於小樓,以人為『大影戲』,兒童喧呼,終夕不絕」。在南曲曲譜中有「大影戲」曲調一種。
「喬」字在當時作「偽裝」解,瓦子諸藝中有「喬相撲」一種,就是滑稽摔跤,「喬影戲」可能是由真人模擬影人的動作形式,做出種種滑稽可笑的樣子,引人發笑。如果當時的影戲不是極為喜聞樂見,就難有「喬影戲」之說。
「手影戲」從字面講可能是以手的各種形象表現各種影象,可能是今天人們利用燈光,在粉壁上,以雙手變化,在燈光投影下做出各種動物形象的游戲表演,也可能是手上表演的小形影戲。
「大影戲」明確說明是以「人為」之的表演,從這段記載可以推想,宋元時代一些戲曲從傀儡、影戲中吸收動作和音樂滋養的情況。
元代統治者把影戲做為宮廷和軍中娛樂,成吉思汗的大軍,遠徵到歐亞大陸的廣大地區,中國的影戲也被傳播到波斯等阿拉伯國家,後來又輾轉傳入土耳其。東南亞一些國家也有流傳。十四世紀初,波斯有位歷史學家雷士丹丁(Rashideg)曾記載一段有趣的影戲交流史料:「當成吉思汗的兒子繼承大統的時候,曾派遣演員去波斯講演一種藏在幕後的戲曲」(即為影戲)。
明代影戲繼續在都市和村鎮流行,它不只受到廣大下層民眾喜愛,也受到文化人的推崇,從明代有名的文言小說《剪燈新話》的作者瞿佑的一首詠贊影戲的詩中,可見一斑。從這首詩中可以看出明代影戲還保存著宋代講史的傳統,這段影戲表演的就是公元前三世紀劉邦和項羽爭奪中央領導權的戰爭——楚漢相爭的史實:
南瓦新開影戲場,堂明燈燭照興亡。
看看弄到烏江渡,猶把英雄說霸王。 皮影戲流傳的地域極為廣闊,最北到黑龍江省,最南到廣東省,西部到青海省都有皮影戲,中原地區陝西有牛皮娃娃影,江浙有羊皮影和山西有紙窗影。有的省區還有不同流派,如河北省就有西派和東派之分,西派為北京影,又稱蒲團影,東派為灤州影,也叫樂亭影或唐山影。
有的省區,在皮影造型上有共同特點外因唱腔和音樂,表演方法的不同又分別有不同的流派和流行地區,如陝西的皮影,按聲腔和流行的地區的不同就有「阿宮腔」、「八步景」、「碗碗腔」、「弦板腔」、「拍板皮影」、「商洛道情」、「關中道情」、「安康道情」、「陝北碗碗腔」、「安康越調」等的區別。如「拍板皮影」主要流行在陝西潼關、華陰一帶,又稱「老腔皮影」,據說自明代(公元1368—1644年)就開始流行,唱腔以字定腔,聲調豪放、激越,唱時幕後各人分任劇中角色,惟挑竿的為唱者之主,其他人員幫腔。樂器上只用二弦(牛筋弦)、胡琴。每唱至緊張時,一人用力拍板節奏,形成特色,故稱「拍板皮影」。所演劇目多為表現「春秋戰國」和「三國」歷史故事為主,無才子佳人戲。
「弦板腔」主要流行於陝西咸陽、乾縣、禮縣、禮泉、興平、寶雞、鳳翔等地以及甘肅東部地區。據說清代嘉慶十八年(公元1831年)即在民間流傳。唱腔有「慢板」、「緊板」、「滾板」、「氣死人板」、「撇板」、「二六板」等。劇目有500多本,現已整理出350本,武戲較文戲多,除「三國」、「列國」等連台本戲外,也有《碧玉簪》一類才子佳人戲。
「碗碗腔」主要流行在陝西省華山北麓的華縣、華陰及大荔等地區。故亦名華劇。其音樂唱腔婉轉優美、柔和細致。樂器有二弦、月琴、胡琴、碗碗(形如小銅鍾)、邊鼓、雲鼓、手鑼、大鑼、馬鑼、梆子、嗩吶、大號等。『碗碗』為其主要擊節樂器,故名「碗碗腔」。耍竿子者專管人物表演,不唱不白,彈月琴者兼打邊鼓、堂鼓、手鑼,並在幕內專唱和白,故名「前首」;掌二弦者兼管鐃鈸、哨吶、大號;敲碗碗者帶打梆子、大鑼、馬鑼、鉸子等,僅五人就可以唱全劇。挑竿者雙手掌竿,以作人、馬各種動作。文場動作與生人無異;武戲跌打廝殺,馬上馬下,極為生動。傳統劇目有250餘種。
從以上簡單例舉,即可以看出皮影戲在陝西一省內就有多種唱腔,多種流派的表演藝術,它的音樂吸收曲藝、戲曲,又滋補了戲曲與音樂的不足,流傳地域極為廣闊,各地的皮影戲都有獨特風格,實在是中國皮影戲獨具的特色,這在全世界也是獨一無二的。

『伍』 皮影人的介紹

皮影人 是皮影戲的人物造型,是一種以獸皮或紙板做成的人物剪影。流行於唐山、樂亭一帶。以驢皮刻染,吸收了當地民間剪紙的特點,更以雕鏤精細、造型誇張、富有裝飾性見稱。皮影戲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

『陸』 皮影人的物造型有哪些

皮影戲中的影人是一種僵板的道具,除了操縱師傅根據劇情需要使其活動以外,它的表情是「與生俱來」的,永遠不變。所以,皮影人物的造型,就顯得特別重要。

在我國眾多的地方皮影中,河北灤州影人物造型堪稱上品。皮影藝人們按人物的性別、年齡及其角色特徵,區分為生、旦、髯、凈、末、大、丑及神妖8種類型,每種類型都生動傳神。

其中,旦角又是最為楚楚動人的一族。她們的一舉一動,一笑一顰,往往都能引起人們的矚目。因為,她們有姍姍的蓮步和婆娑的身姿,是婀娜俏麗的窈窕淑女。在傳統戲劇中,扮演女性的都稱「旦角」,皮影也是如此。女主角稱為「正旦」,又有「小旦」、「老旦」、「花旦」等名目。

生角也就是青年男士,分為文生、武生,花生也就是丑角。文生,即文質彬彬的男士,包括書生、狀元及其他文官。武生,即青年武士,包括元帥、先鋒及其他武士。

旦角的標志是,額頭有發鬢或腦後有發髻,戴耳環。姑娘留發辮或紮成馬尾發束,已婚者梳發髻。旦角全是通天高鼻樑、環眉丹鳳眼,閉口紅嘴唇。

生角穿袍登靴,旦角穿裙,登綉花鞋,小腳。天子衣冠飾龍,皇後、王妃及公主飾鳳。元帥不論男女,皆穿鎧甲、戴頭盔、蹬戰靴,背部有令旗、令箭等飾物。文人和武士的區別,武士除了他們穿鎧甲、蹬戰靴以外,他們頭飾前端有個矢形飾物,俗稱「武矢」。

灤州皮影的髯角和凈角造型也很有特點。髯,即鬍子,長了鬍子,自然就至中、老年時期,跟生角合在一起,那就是老、中、青三代人了。

髯角,是皮影戲中的專有稱謂,相當於京劇中的須生或老生。在臉部造型上,把中年雕刻成黑色三綹胡。老年者,則雕刻成分綹長鬍子。鬍子及眉毛,視其年齡,可黑可白。

另外,髯角也有文武之別。文角包括皇帝、丞相、地方官員,及其他忠厚長者。武角有元帥及其他不同裝束的武士。

凈角是秉性率直的魯夫,他們威猛、魯莽。在獅鼻豹眼下,誇張變形的闊口上,以赤眉虯髯或長髯陪襯。很有點「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能當百萬兵」的氣勢。

凈角,也有老、中、青。青年,無胡須;中年,為三綹胡須,俗稱三髭鬍;老年,其胡須多不分綹。一般是長胡須或卷胡須。胡須顏年無胡須;中年為三綹短胡須,俗稱「三尖胡」;老年則是整齊的分綹黑長須或白長須。末角又有文武之分,文角為忠色,有黑色或紅色。凈角,有元帥、先鋒及其他不同裝束的武士。番邦髯角和凈角,皆著反扎巾裝。

末角是威猛彪悍、血氣方剛的忠義之士。在他們身上充滿了自信與豪氣。大有跺腳可使天地動、一人能當百萬兵的氣概。末角的主要特徵是紅面、粗眉、丹鳳眼、嘴唇上下分開。末角有幼年、青年、中年和老年之分。他們的區別是:幼年和青心耿耿的文官或文人;武角為統領大軍的將領或武士。番邦末角有番王及番將,皆著反扎巾。丑角,在影人頭茬中最容易辨認。通常都把他們雕成白臉或麻臉紅面。突鼻子、粗眉毛。眼眶帶白圈。或吐舌、露齒,呈奸笑狀。賦美態於陋形之中,雖貌丑而不討厭。他們是輕浮狂妄或幽默滑稽之人。

其實,丑角也並非全是壞人。他們猶如人群中的搞笑能手,有時竟也不可或缺,是社會生活中的調味佐料。丑角中也不乏機敏、睿智的賢達之士。

像宋代膠西的趙明叔,他家貧好飲,一醉方休。是個名副其實的酒仙。醉後,他便手舞足蹈,癲癲狂狂地邊走邊說:「薄薄酒,勝茶湯;醜醜婦,勝空房。」引得眾人圍觀、鬨笑。連蘇軾都以為「其言雖俚,卻近乎達」,並因申其意而作《薄薄酒》詩2首。

丑角,有男女文武之分。年輕男丑稱「花生」,年輕女丑稱「花旦」。文丑中有丑公子、丑員外、丑官吏及丑宦官等;武丑中,有丑武公子、丑武士及其他幽默詼諧的武丑。

灤州皮影的影人雕刻,偏重於對影人的眉眼、胡須及冠戴發式的刻畫。以便更好地表現出忠奸善惡的品格特徵。奸臉,俗稱「大白臉」,在灤州皮影里叫「大」角,屬於兇殘、奸惡的一類。

其顯著特徵是:突鼻樑、大嘴巴、圓眼珠、掃帚眉,贅肉橫生,兇相畢露。他們一出場,觀眾一眼就能看出,他們不是詭計多端的奸臣,便是心毒手狠的惡魔。這是由千百年來人們的傳統審美意識和民間大眾對忠、奸、善、惡的品質判斷所決定的。

另外,在古時的傳統大影中,有濃厚的宗教印跡。如影班供奉聖宗佛像,對影戲人稱「師傅」,劇本稱「影經」,唱影稱「宣卷」。

劇本內容也多為宣揚善惡因果的佛家教義。所以,人們有「燈戲從來太虛玄,帳影幢幢盡妖仙」的評說。正因為如此,神仙妖道在影戲里,是個不小的群體。即使是經黃素志改造後的灤州皮影中,也有許多神仙道化戲和歷史演義戲。所以,在皮影人造型中,有不少特定的神仙妖道頭茬。

影雕藝人通過豐富的想像,使其手中的藝術形象神奇多變。如牛頭馬面及孫悟空、豬八戒的形象,採取擬人化的手法,把它們雕成獸面人身;閻羅判官凶煞怪誕,而另具特色。

灤州皮影的這些造型是廣泛吸取了民間各類造型藝術的營養,加以創造發揮的結果。在我國傳統的神話繪畫和古剎廟宇的壁畫中,都可覓其蹤跡。

跟灤州皮影相比,具有悠久歷史的華縣皮影也頗具特色,它的主要特點為造型小巧玲瓏,雕刻精緻細膩,色彩鮮明強烈。

在造型上,因為傳統的陝西華縣皮影戲原是宮廷、大家、富戶、堂會的娛樂之物,其觀看者為少數「上等」官宦、富豪、貴人,所以華縣皮影的造型均趨向小巧。

華縣皮影身高約33厘米,而陝西西路影人高約43厘米;影人由11個部件組成,身和頭的比例為5∶1,有別於西路影人身高比例的7∶1。其頭部較大,類似於民間剪紙人物和秧歌人物中的大頭娃形象,和我國傳統的繪畫人物比例有共同特點。

滿的前庭顯現出人物的智慧和才學,或神采奕奕,或深思睿智,或眉宇含春,情態神韻各有千秋。

在對影人性格的塑造上,華縣的皮影製作藝人首先對傳遞人物心靈之窗的眉、眼進行強調誇張,做延長處理,通過藝術的誇張變形,達到高度的神韻表現。並以平眉和皺眉區別影人性格的陰柔與陽剛。

其中,華縣皮影中的不同角色,刻畫情況也不同,須、生角色以平眉細目表現其沉著安詳之風采;旦角以彎眉線眼表現其秀麗文靜之神韻;武生以皺眉鳳眼表現其英俊驍勇之氣概。

華縣皮影對於特殊的物體,也有自身的一套特殊處理手段和形式。如桌椅、簾帳等物,為了追求立體感,而作為顯示三大面的俯視處理,正側面的影人坐在半側面的桌椅上,看起來倒也舒適自然。

這些似乎不合乎現代藝術法則的處理手法,由於適合人們傳統的欣賞習慣和審美意識,千百年來並無人提出非議。

另外,如對官帽兩側的羽翅做腦後正處理,正面方領又做側面處理,對稱的發髻卻做半側處理等。均不受現實生活形象和焦點透視法則的限制和約束,是根據皮影本身需要和作者的審美要求予以靈活處理的,這一手法在我國傳統的散點透視繪畫中可找到依據。

華縣皮影影人的服飾圖案,吸取了民間的印花布和戲劇服裝圖案的形式,並根據自身的藝術特點加以創造。

為了追求纖美完整,花朵多做正面處理,加強了花紋的裝飾趣味性,鏤花圖案有空心、實心、半空半實等形式。四方連續圖案和邊角二方連續圖案更是花花套連,葉葉巧綴,變化無窮。

宮殿帥帳、書院綉樓、天堂地獄等,多做滿屏幕設置,構圖力求飽滿充實,裝飾趣味郁。空間布局巧妙自然,真窗實門不顯擁塞紊亂而氣勢宏大。

花木怪石也非常奇特,構圖精巧、完整緊湊,單木獨石即可組成獨立畫幅。隨著劇情和人物活動的要求,可開合聚散,自然成趣。

怪獸之類的意象造型更富浪漫色彩,特別強調裝飾性,不一味拘泥於自然形象的逼真模擬,而是現實形象和主觀想像巧妙的糅合,經過提煉、升華、變形,使其更典型、更理想、更有觀賞性。

如把龍駒塑造成龍爪獅身、豹眼虎尾、馬面鹿角,匯諸獸之精華於一獸,形象既威猛又矯健,鬃毛翹卷,口吐火焰,雖兇猛但望而不畏,雖不倫不類但無怪異之感,反而逗人喜愛。

鬼怪之類的造型,民間藝人們通過廣闊豐富的藝術想像,使其手下的藝術形象神奇多變。

如牛頭馬面及孫悟空、豬八戒等形象,採取擬人化的手法,製造為獸面人身;閻羅判官凶煞怪誕,很有特色。

華縣皮影的這些造型是廣泛吸取了民間各類造型藝術的營養,加以創造發揮的結果,在我國傳統的神話繪畫和古剎廟宇的壁畫、塑像中覓其蹤跡。

華縣皮影的雕刻,要求選用上等中型牛皮,經泡、刮、鏟等工序炮製成半透明的皮子,再經打磨、摹畫、雕刻、著色、上膠封色、熨綴、裝訂工序方能完成。

雕刻藝人在一塊塊死板的牛皮上,或認真描摹、精雕細刻;或大刀闊斧,隨手運刀打鑿,都能用精巧的道具為不同的形象賦予藝術的生命活力。

雕刻刀法基本以鏤空為主,以刀鑿代筆,結合傳統的線描形式,運用簡單的幾把鑿、刀,即可雕出多種形式的圖案花紋。如甲靠花紋圖案就有雪花、萬字、梅花、魚鱗、星眼、人字、十字、松針等互套四方連續圖案。

人物的雕刻,用鏤空與鑿孔互襯,交相輝映,使玲瓏剔透的影人繁而不冗,質朴單純的影人簡而不空,生、末影人的雕刻,線條平和刀法穩健,使其溫文爾雅的神情得到充分的表達。

其中,旦角影人的刀法婉轉,線條柔和,花紋細膩纖巧,而且兼用明刀暗線,以精雕細琢的雪花萬字、梅蘭竹菊、福壽字形等圖案裝飾,使其溫柔嫻靜的神態,更加嫵媚動人,充分顯示出了女性的陰柔之美。凈角的刀法挺直,線條粗獷奔放,以放射形狀的線紋,將其暴躁驍勇的氣質揭示得逼真生動,洋溢著將士威武英俊的陽剛之美。丑角的刀法更是獨具匠心,為強化個性特徵,採取大刀闊斧的粗拙線條,襯以柔巧的花紋圖案,在強烈的對比中產生呼應,俗中見雅,生動有趣而耐人尋味,從而產生出剛柔雅俗交融之和諧美。案幾綉墩之類的裝飾紋樣,刀工尤為精細,紋路刀鑿兼施,結合塊面,虛實之襯,以達到玲瓏精緻,空靈典雅之裝飾美。

宮殿、帥帳之類的大場面雕刻,作者在大塊面積的牛皮上匠心獨運,以豐富的想像力和高度的概括力整體安排,採用陰、陽刻兼施、點線面結合插綴的手法巧奪天工,使裝飾紋樣巧妙地排列接連。

在同一幅畫面焦點透視、散點透視同時運用。正面側面隨需要而設置。雕梁畫棟,鏤線聚密而不感壅塞紊亂;玲瓏剔透得好似纖美而氣勢宏大,互相配合渾然一體,表現出物體的整體美。

花木怪石的刀法,以柔和細膩的鏤線「勾勒」花朵,用粗獷簡練的刀紋雕刻枝葉磚石,剛柔相濟,花葉相襯,顯現出飽滿、充實的清新美。

牛馬虎豹、龍蛇鶴鳳之類,刀法簡練准確,寥寥數刀就能把馬的英姿、豬的笨拙、猴的機警、虎豹的兇猛,表現得活靈活現。各個關節都是用線連接的,可以靈活轉動,能夠翻滾跳躍,伸屈自如,形神兼備的情趣美。

華縣皮影的用色,基本上以紅、黃、綠、黑、白為主,傳統顏料以藤黃、銅綠、品紅為佳。

著色採用我國繪畫的工筆重彩方法,以固有色平塗分填多次烘染,使色彩渾厚沉著,麗而不艷,具有濃厚民族傳統的裝飾趣味。大膽運用色補,以大紅大綠作強烈對比,以鏤線鑿孔補白,自然調和,獲得簡潔明快的色彩效果。

另外,為了准確地揭示人物的性格,仿照舞台戲劇服飾和臉譜化的色彩,結合自身獨有的特點和表現手法移植創新。採用鏤線分色的方法在形象上施以強烈鮮明的裝飾色彩,強化人物的個性特徵。

如紅臉的精忠,黑臉的驍勇,黃臉的狡猾,白臉的奸詐等,每種色調都有自身的處理方法和象徵意義。

生、旦、末角影人的頭部多為陽刻空臉,以空代色,含蓄的面部在視覺上給人們形成一種玉顏麗質的色彩聯想,透過空間聯想達到色的補充,獲得無色勝有色的藝術效果。

衣著服飾的用色,貧富有別,老幼各異。旦角衣著多用高純度的艷色,經濃墨重壓,鏤線調和,富麗而不艷目。

有的則能充分利用牛皮本色,淡色著里,深色壓邊,刀紋補白,呈現出端莊大方、清素典雅的格調。

老生、老旦用色單純,多過兩三色,在領口袖口處以素色空心花紋裝飾,顯得樸素大方。窮家生旦影人,多用綠、黑黃、赭、藍等單色,鏤以簡練的刀路線條,在屏幕上則形成淳樸素潔的明快色調。

丑角色彩的運用,是以紅花綠葉相雜互托,冷暖對稱,產生不安定的浮躁色調,再用濃墨鏤線調和統一,使色調重新得到協調穩定,獲得躁而不浮,妖而不炫的特殊色彩格調,使色彩巧妙地烘托角色,並准確地表達出人物的個性特徵。

殿宇樓閣之類大場面色彩的處理,善於運用鮮明強烈的對比色進行裝飾,非常注意整體色彩的關系。如硃色的柱子和門窗作為主體色調的宮殿,以綠色的瓦陪襯,檐下暗處的斗拱以深色重壓,鏤線配合,獲得威嚴壯觀、富麗堂皇的色調。

陰曹廟宇則以黑灰色的門窗和柱子作為主體色調,用深綠暗藍烘托渲染,粗獷的線條和塊面體積形成強烈的黑白對比,給人一種陰森冰冷的感覺。

花木怪石的著色,採用互補色對比,鮮明強烈。花朵以鏤線做「勾白」裝飾,艷麗清新,山石樹枝著色後用濃墨重勾,淡墨皴點,兼以刀線襯白,即活脫又沉著,花葉互襯,獲得飽滿、充實、明快的色調。

怪、獸之類的用色,誇張浪漫奇特。如赤色的駒、綠色的麟、青臉紅須的鬼怪,粗獷誇張的色彩雖超出常態,但並不覺得別扭、難看,反而以自身強烈的色彩、獨特的形象,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藝術印象。

『柒』 《皮影》電視劇里的反派角色都有誰

最大的反派角色應該是以下三位:譚言俊、裘燕子、特務頭司令

(1)譚言俊(蔣毅 飾),他是一位殘酷無情、善於偽裝、偏執愚忠的國民黨人。國民黨少校情報員——譚言俊心狠手辣,行動能力極強,他被空投進入竹山,迅速與竹山各處特務接頭,確定竹山市劇團為其聯絡渠道,目標直取黑竹山4509軍工廠。


『捌』 哪的皮影最好.....

甘肅慶陽環縣有「中國皮影之鄉」之稱,在道情皮影傳承保護與開發中,大膽探索,創新發展,取得了豐碩成果,為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樹立了典範,上演了一個又一個「皮影傳奇」

誕生演進:民間藝術的一朵奇葩

環縣地處隴東(甘肅慶陽)黃土高原,自然條件艱苦,地廣人稀,偏遠落後。而就在這貧瘠的黃土地上,孕育出了一朵瑰麗的民間藝術奇葩——「環縣道情皮影」。

作為電影鼻祖的皮影戲本身,全國並非環縣獨有,世界也並非中國獨有。據史書記載,皮影戲始於先秦,興於漢朝,盛於宋代,元代時期傳至西亞和歐洲,可謂歷史悠久,源遠流長。

環縣道情皮影戲深受道教的影響,吸收了漁鼓道情的說唱藝術。宋末元初,一些道人為了宣揚道教教義和募捐化緣,手拿漁鼓和簡板唱「道歌」,鼓勵人們反對外族入侵,忠君愛國,後經藝人的藝術實踐,融入民間故事的情節,形成了獨特的地方劇。在長期的宣教活動中,為了使說教故事化和形象化,引入了皮影,採用戲曲表演的形式,使道情與皮影結合起來,這樣就形成了獨特的道情皮影。

在過去封閉落後的環縣,當地人最主要的娛樂方式就是逢年過節或農閑看皮影戲,當地傳唱的道情皮影劇目有百餘種,多為傳統戲曲,它不僅貫穿了道教、佛教因果報應、懲惡揚善、教化民眾的教派思想,更宣揚了精忠報國、勤勞節儉、尊老愛幼等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因此道情皮影成了宣揚道德的舞台和教化從善的載體。如今一些村社仍要通過組織廟會等民俗活動,用道情皮影戲酬神還願、祈求四季平安。

與全國其他地方的皮影戲相比,環縣道情皮影有兩個顯著的特點:一是環縣獨特的皮影戲劇音樂,全國獨一無二。有傷音、花音兩大板式和傷音慢板、傷音飛板、花音慢板、花音飛板四大調式,主唱句尾一字絕腔,眾人幫腔和聲。由本地民歌、小曲移植的曲牌,在戲後半場改笛子為笛吶,演唱改C調為D調,極易掀起劇情高潮;二是戲班規模之大、從藝人員之多,全國罕見。目前,全縣有50家道情皮影戲班,280多名表演藝人和200多名皮影雕刻者。

在清朝後期,環縣道情皮影戲得到空前繁榮,產生了著名藝人解長春。解長春對道情皮影的巨大貢獻在於:他一生不但傳承演唱道情皮影戲,而且對道情皮影的劇本、樂器、唱腔等進行了大膽改革。一是根據歷史故事和一些傳統戲劇,移植和改編了許多道情皮影劇目,如《忠孝圖》《征北塔》《善惡圖》《蛟龍駒》《忠義圖》《神牛卷沙蓬》等,大多劇本至今仍在隴東大地廣為傳唱;二是對道情樂器進行了改革創新,環縣道情最初的樂器只有二胡、笛子、嗩吶、漁鼓、簡板,解長春在此基礎上增加了四弦、笛吶(小嗩吶)和甩梆(棒加碰鈴)等,並吸納當地的民間小曲,改進了道情曲牌曲調,整合和統一較零散道情音樂;三是培養了一批聲名遠揚的弟子。敬乃梁、杜民華、韓得芳、魏國誠四大弟子學成出師,另組班子傳唱,形成了當時的「東、西、南、北」四路流派,從而使得道情皮影這種口傳心授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完整地保存了下來。

2006年,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現場會暨第二屆中國環縣道情皮影民俗文化節在環縣舉辦。這次現場會,對慶陽環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經驗進行總結和推廣,環縣道情皮影在更大范圍得到宣傳。2008年皮影走出大山:對外開放的亮麗「名片」

20世紀50年代,環縣道情皮影戲班曾3次進京演出,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隨後,在道情皮影戲基礎上發展出新的劇種——「隴劇」。

1992年西安電影製片廠在環縣拍攝了反映環縣道情皮影藝人生涯的電影《何班主和他的情人》,敬家班全體藝人和史呈林參與了該片的前期錄音和分鏡頭拍攝,使環縣道情皮影藝術再展新姿。

環縣道情皮影這個小小的窯洞文化,不但走出了大山,還走進了北京、上海、天津、香港等大城市,去年上海世博會,客商組織環縣道情皮影藝術團商演了1個多月。

1987年,應義大利意中友好協會的邀請,由著名皮影藝人史呈林等6人組成的「中國甘肅民間皮影藝術團」首次出國前往義大利,先後在羅馬、威尼斯、米蘭、佛羅倫薩等13個城市演出24場,被義大利人稱為「東方魔術般的藝術」。時隔20年後,環縣皮影再次走出國門,一發不可收拾,截至2011年先後9次出訪法國、荷蘭、比利時、德國、奧地利、瑞士等國家,引起巨大轟動。今年10月6日至10月13日,環縣皮影將再次出訪澳大利亞,參加「中澳文化交流年暨多彩甘肅文化周」活動,期間在悉尼、堪培拉、墨爾本三個城市交流演出,特別是將要首次登上悉尼歌劇院的舞台,這對環縣道情皮影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榮耀。

為適合外國觀眾的審美要求,出國演出戲班不斷調整劇目和演出形式。現場調整演出《三打白骨精》《王岐怕老婆》等外國觀眾感興趣的劇目,演出取得巨大成功。2010年赴瑞士訪問演出,德國、義大利、法國的專家和劇場負責人坐飛機前來觀看演出。每場演出結束,觀眾鼓掌長達10多分鍾,演職人員多次謝幕,觀眾也不願離開。外國觀眾贊嘆說:「就這么幾個人,能唱出這么宏大的聲音,演繹出這么動人的故事和美妙的音樂,太神奇了!」演出團隊帶去的皮影宣傳樣本也成了外國觀眾的搶手貨,他們將這些神奇的「皮影娃娃」買回留作紀念。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道情皮影精美之處不僅表現在戲劇表演過程中,而且在於它本身就是一件絕妙的藝術佳品。

皮影工藝品雖然沒有生命,但卻有靈魂,它不僅浸透了皮影製作藝人的汗水,也飽含著皮影製作藝人的聰明才智和藝術修養。

新世紀以來,許多演唱兼雕刻的藝人轉向專業雕刻,從過去家庭作坊式轉向集中、專業的雕刻團體。雕刻內容從戲劇人物轉向民間故事、歷史人物、現代人物、吉祥物、風景名勝等方向發展,甚至出現皮影卡通人物、書簽等。如今,在環縣的皮影雕刻隊伍中,涌現了高清旺、白學明、陳玉玲、高清峰、楊登儀、耿廷堂、趙德才等一批全國工藝美術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