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手機修圖 » 搜索唐山與小雨的圖片
擴展閱讀
女生網戀jk圖片 2022-08-11 20:39:42
灑脫酷的女人圖片 2022-08-11 20:37:32
如何選擇點框圖片 2022-08-11 20:35:53

搜索唐山與小雨的圖片

發布時間: 2022-06-25 23:00:28

『壹』 9月7 8 9號唐山地區的天氣情況

日星期五白天小雨高溫 24℃東南風3-4級夜間小雨低溫 16℃東南風微風
未來4-7天天氣預報(2012-09-04 18:00發布) 僅供參考8日星期六白天多雲高溫 26℃南風3-4級夜間多雲低溫 17℃南風微風9日星期日白天多雲高溫 27℃南風3-4級夜間多雲低溫 17℃南風微風

『貳』 唐山現在下雨呢

天氣預報是雷陣雨,曹妃甸這邊是陰天早起下了小雨

『叄』 唐山市天氣預報什麼時候下雨

今天10日
小雨轉中雨
14°C---10°C
3-4級轉微風

明天11日
陣雨轉多雲
19°C---9°C
3-4級轉微風

後天12日晴
23°C---11°C
3-4級轉微風

『肆』 5月17日唐山的天氣情況

小雨,15C,粘貼一下給你:
天気予報の詳細
日 予報 風 濕度 降水確率
今日
5月17日

詳細 雨
最高: 15°C 最低: 14°C
風向: 東南東 / 風速: 4 m/s 92% 95%

『伍』 誰知道唐山大地震的故事

說地震的事情了,已經是近30年前的回憶,卻仍舊讓我不敢正視。多少年來,我被別人問到自己是唐山人的時候,都睜大眼睛有些膽怯但有好奇地問我,應該是生怕觸動我過去的傷痕吧!在他們看來,從大地震走出來的人能夠倖存已經是奇跡,根本不敢想像家裡還沒有人死傷。
要說我家裡還真的是夠幸運的,當時大家族裡除了二姑兩歲的女兒小朋朋以外,其餘十幾口人都安然無恙。三姑和二姑受傷比較嚴重,其他人基本上是皮毛無損。都說是運氣好,其實應該說是貧困救了我們的命。
記得那個時候很多家庭比較有錢的話都爭著蓋那種用煤焦和水泥攪拌打成的頂棚的房屋,因為這種頂棚防水性能好,但是沉重。於是區別貧富的標志就從房屋外觀一眼能分辨出來了,地震一來,所有的房子都倒掉了,但是以這種帶有階層標志的屋頂扼殺了大量的生命。而我家的屋頂就是木頭椽子加葦簾頂間,(知道這么清楚是因為這些東西當時都壓在我的頭上,我伸手出去都能摸到根根的蘆葦)外加上家裡有一個大衣櫃把落下來的屋頂斜斜地支住,留下一個坡角,這也給我們一個逃生的機會。
其實地震是有預兆的,只不過當時的人還是比較愚昧,很少有人了解地震是怎麼回事,在728以前很多人都在議論邢台地震和遼寧海城地震,但是最懼怕的都是海嘯,可見知識是多麼貧乏。
7月27日,是我一生感覺最難受的一天,到了傍晚時分,西邊的夕陽紅得可怕,象血一樣,空氣彷彿是凝固住的,令人窒息。雖然是夏天,可是記憶中從來沒有過那樣令人煩躁的燠熱,汗水浸浸地粘在身上,回想起來現在還在感覺到悚然。母親喜歡養雞,而這些平日很乖的動物一反常態地煩躁,天都已經黑下來了也不象往常一樣進窩,而是充滿焦慮地到處狂跑。還有很多老鼠大天白日地搬家,扶老攜幼的根本不怕人。動物比人聰明啊,人都在懵懵懂懂間,任由危險不斷逼近著。
由於天熱,我和弟弟被強行洗了澡,好容易沉沉地睡了過去。我記得自己在做夢,夢到自己被母親帶著去了北京,坐上了夢寐以求的火車,覺得火車晃啊晃的,很神奇,很過癮,讓我開心地都要笑出來,到現在我還能回憶起那種晃動的感覺,那麼真切,彷彿就是昨夜的夢境一樣。然後就聽到我父親撕裂般地聲音在叫我的名字——「天舒!天舒!」,我睜開眼睛周圍是一片漆黑,腦袋和身體都動不了,因為我被卡在屋頂和床之間了,當時著急了,大聲喊著叫我父親快開燈,還指點著我父親燈繩在東邊,後來發現還是黑的,就又喊燈繩在西邊,開始亂喊起來。也就是因為我不斷狂喊,我父親找到了我的位置,把我從裡面拽了出來。
那時侯我父親37歲,跟我現在年齡相當,他是體操運動員出身,反應相當敏捷。地震時床剛一動,他就一個箭步從窗戶竄了出去。那時房子還沒倒呢,我父親說搖晃了好幾十秒鍾房子才倒下來,足夠有時間反應。不過我就不行了,那時候我還沉醉在去北京的夢裡面呢!還有人反應稍慢,企圖通過門口跑出去,結果被上面掉下來的磚砸在腦袋上畢業的。
我是最後一個被弄出來的,估計當時應該有四點了吧,我著眼一望可就傻了!周圍一片瓦礫,似乎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視野里沒有任何建築,天空飄著小雨,空氣里彌漫著一種土腥的味道,辯識許久,我才明白是站在自己家的屋頂上,因為我找到了家裡那棵海棠果樹。因為有了這個標志建築作為參照系,我才慢慢看明白了原來自己所處的位置。
轉眼間,哀號從各個地方傳了出來,廢墟上傳出了呼救聲和呻吟聲,看看我家裡人都沒有大礙,我父親趕緊去對面的地方救人。對面是一戶姓姚的,雖然跟我母親同姓但是平素齷齪,可是到了這個時候父親還是先去救人了。記得後來這戶人家並沒有感恩的表示,不過我想上帝會懲罰他們的,我一直偏執地相信其實唐山大地震是上帝對人類的懲罰,倒不是說我們這些倖存的人就是無罪,而是我深刻地了解到在這個工業城市裡生活的人們是多麼蒙昧,多麼愚蠢,多麼缺乏人性的光芒,很多人的生活無異於動物,尤其是在文革後期,人們之間充滿了猜疑和敵意,人性變得無比卑賤,上帝也無法忍受這些子民變得這般惡劣,震怒之下手只一揮……
一天就這么過去了,父親忙著救人,給自己蓋簡單的屈身之所,而我和弟弟就到處跑,到處探險,看到很多人都忙著往家搶東西,於是也參與進去,到長城電影院搶了幾疊電影票,心裡美滋滋的,想這下今後看電影肯定就不花錢啦!剛剛從電影院跑出來,就聽轟隆一聲,電影院倒掉了,我嚇了一跳,以為自己幹了壞事,卻感覺腳下又開始強烈地晃動起來,原來是餘震。天色晚了,當時路南區的幹道復興路上已經搭了一拉溜兒的簡易房,很多人生起了火在煮些稀飯。而路的那邊就是屍體串串排了過去,在雨水中,屍體滲出了黃色的液體,隨後不久就開始變得惡臭,空氣里彌漫著死老鼠的味道。現在我只要聞到死老鼠的味道,馬上就在眼前重現出這樣一幅慘景,讓我胃裡緊縮起來。
人死太多了,唐山是地震的震中,路南區是唐山的震中,復興路是路南區的中心,再往上走一點,就是過去幾十年前名震全國的小山,那是評劇的發源地,有大世界什麼的娛樂場所,就象北京的天橋大柵欄一樣出名,這里聚居著唐山近一半的人口,一震下來,24萬人魂銷命隕。我還遇到了小學的同學,也學著大人的樣子問誰死了,有人告訴我說班長馬環英,當時我一楞,居然哪個在隊列前經常教訓我的女孩子就從此消失了嗎?真的不可思議。
估計今後沒有什麼災難能比唐山大地震更能造成如此多的人口傷害了。因為現在的房屋怎麼也有一定的抗震功能,即使是核戰爭也不會造成這樣慘重的局面了,可以說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天災人禍。
接下來的幾天里人們失去了理智,很多人恢復了獸性。所謂獸行其實有很多種,佔有的慾望就是一種。沒有了政府,短暫的管制真空使得人的慾望不斷膨脹,而他人的惡行也極大地提示了從眾犯罪的心理。幾乎每一家都去搶,去掠奪,只要是有男人的就憑借著體力上的優勢去佔有,商店,百貨公司,工廠,銀行,都有人在窺覷著,很多人弄了無數的衣物裝在塑料袋裡往家背,膽子大的就去搶錢。還好那時侯有基層民兵,時不時地街道上響起零星的槍聲,那是懲戒嚴重搶劫行為的人或者直接開槍殺人的。我就親眼看到一個30歲左右的男人被民兵用鋼絲穿過鎖骨,固定在復興路口的電線桿上,暴曬三天而死。可見民主與專制真的無法簡單判斷。後來情況在解放軍進駐之後得到了控制,當時政府職能恢復後,發布了告示,要求參與搶劫的人只要把搶的東西交回去就既往不咎,這個情況我看了很多記載都沒有記錄,可見人都是諱於言說不利與自己的東西,但是這些骯臟的記憶可以被抹去,卻不可以被忘記的。
天空開始有了飛機,各種的,後來越來越多的直升飛機,都是軍用的,我站在地面上都可以看到飛機上的人向下張望著,看到我們一直揮手,於是從機艙推下一個個口袋,其中一個訇然落在我母親腳後,馬上周圍的人上去哄搶,原來是餅干之類的,還有一袋袋的饅頭花捲大餅,不過天太熱,掰開後裡面都是粘粘的變質絲,人們失望極了,因為這個時候他們最需要的不是食物,是水。
地震發生後水就斷掉了,只好四處地去尋找,有人弄到冷凍廠凍帶魚的冰化成水,也有人把街頭地井裡面的積水淘出來喝,還有的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的水,喝完後拉肚子痛苦地掙扎。水!那個時候就是生命!我父親比較厲害,弄到了一臉盆的冰棍兒化成的水,雖然甜,總是干凈的,就這樣堅持了兩天,一直到解放軍到來。
解放軍是開著車進來的,雖然路很顛簸,但是總算進來了,動盪的生活有了一個結束。從小課本上有魏巍寫的報告文學《誰是最可愛的人》,如果讓唐山人評選的話,可能有兩種人會中選,一是解放軍,沒有子弟兵就沒有唐山人的今天。二是上海人,震後來支援唐山的醫生中相當數量是來自上海,很多人都在街頭受過上海醫務人員的直接恩惠。對於這種感恩老百姓最朴實不過,全國人民都笑話上海男人如何如何的時候,很少有唐山人去說三道四,很多事情是永遠不會被忘記的。
一切開始恢復秩序,房屋開始重建,受災物資開始發放,人員開始轉到外地療傷。地震後臨近的一些省市都接待了大量來自唐山的傷員,唐山因此也成為了目前國內傷殘人最多最集中的一個區域,在殘疾人運動會上也經常有唐山人的身影,就如同在煤炭部經常會聽到唐山口音一樣。還有更多的孤兒一夜之間出現,不知道他們的父母是誰,姓氏是什麼,於是統一改成了姓黨,黨育紅,黨育新,黨育國,如果你遇見了可以問問他是不是唐山的人。
解放軍進駐後,老百姓覺得有了政府的管理,很多事情都找部隊,送水,送糧,建屋,扒人,連理發都要解放軍,記得有一位年齡很小的兵,我們叫他小魏,四川人,當時不過19歲,很喜歡跟我兄弟倆個玩在一起。我們就經常坐著他的消防車去各家送水。記得他離開的時候還很依依不捨,送了我們一隻溫度計,還有一鐵桶壓縮餅干。這種餅干很管用,相信唐山人都會有印象。有了小魏,我對四川人的印象一直很好,即使對民工也討厭不起來。
解放軍還幫助我們把埋在廢墟裡面的大姥姥救了出來。大姥姥是我外公的嫂子,當初我跟弟弟就是隨著她長大。因為年齡大,耳朵比較聾,我們都以為她肯定是完了。沒想到她在下面昏昏沉沉堅持了五天的時間。有時候上面下雨滴下幾滴水,她就舔進去,有時候餓得不行,就吃些落下來的塵土,上面有人走過的時候她就大喊,可是外面根本聽不到下面的聲音,而且沒有機械,手工根本沒有辦法挖開屋頂。一直到解放軍來了才把蓋在上面的瓦礫清理開,把她救了出來。解放軍拿給她半個西瓜,連吞帶咽一下子就吃光了,根本沒有象電視上老演的哪個開灤礦工得救後激動地喊著感謝共產黨感謝毛主席的話,光顧了吃了。可見來自農村的人就是覺悟低呀!要著現在肯定是系列新聞報道的主角,一夕成名了。後來她又籍籍無名地活了十幾年,於上個世紀末的某一天在邯鄲去世了。不知道這次她對當初被埋在下面五天五夜的經歷是怎麼回顧的。
時間慢慢流逝了,地震已經過去多年。但是每年的7月份,夏夜的街頭上都會燃起幽幽的火苗,焚化紙錢給死去的人們。只有死亡才是干凈的,才是一了百了,活著的人照舊要忍受著世事無奈,對於罪惡和醜行也洞若觀火,尤其到了7月28日的晚上,街頭一定都是星星點點,或許是24萬人里終究有相當數量的冤魂。他們無法放下心頭的遺憾,解開心結,於是就這么年復一年地游盪著,逡巡著,不知所從,不知所終。
都說唐山地震跟開灤挖煤沒有關系,可是如果真的沒有關系,為什麼震後大面積地出現了坍塌沉陷的現象?為什麼在老區都在逐漸地撤離住戶變成無人居住的所在?沒有人禍就沒有天災,只可惜那時候我們不懂,或者說沒有人讓我們懂。就象在九月九日唐山人依舊哭得傷悲一樣,雖然背後有人嘀咕我們不要國際援助究竟對不對,但是對毛主席的崇敬照舊讓我們失去了懷疑的能力,如同盲從的羊群。
夠了,該逃離噩夢了。
記得1986年,也就是地震十周年的時候,解放軍作家錢鋼寫了一本報告文學《唐山大地震》,報告文學是哪個時候最流行的體裁,當時很煽動了一番公眾的情緒,不過仔細研讀起來,裡面還是漏洞百出。主要的問題就是單純從正面考量了地震時期人們身上閃現出來的光澤,可是當事人都知道很多東西是宣傳的,是虛假的。而隱藏在背後的沉重故事卻從來沒有人說起過,即使多少本土的作家對此也始終是諱莫如深。在這里,如同一個黑箱,讓你看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只有想知道的人才會隱約地知道,裡面應該還有另一種故事。
大學的時候,我經常站在月亮灑滿的校園里,望著月光下的圖書館遺跡是那樣的醜陋,被巨力扭曲的鋼筋和結構如此地猙獰,而堅厚無比的牆體在自然的偉力下顯得如此孱弱,如此不堪一擊。其實我們人類也根本不如想像上去的那樣堅強,那樣美麗,很多醜惡都是隱蔽在人心的深處,沒有機會顯露出來,僅此而已。

『陸』 唐山24日13:00——17:00天氣

現在還沒有分布准確時間的天氣預報:唐山10月24日(星期日) 14℃~5℃ 小雨轉晴今日生活指數預報紫外線指數:最弱屬弱紫外線輻射天氣,無需特別防護。若長期在戶外,建議塗擦SPF在8-12之間的防曬護膚品。
空氣污染擴散條件指數:優氣象條件非常有利於空氣污染物稀釋、擴散和清除,可在室外正常活動。
穿衣指數:溫涼較涼爽,建議著夾衣或西服套裝加薄羊毛衫等春秋服裝。年老體弱者宜著夾衣或風衣加羊毛衫。
晨練指數:不宜有雨,風力較大,請避免戶外晨練,建議在室內做適當鍛煉,保持身體健康。
舒適度指數:較舒適白天有雨,風力較強,這種天氣條件下,人們會感到有些涼意,但大部分人完全可以接受。
感冒指數:極易發將有一次強降溫過程,天氣寒冷,且風力較強,極易發生感冒,請特別注意增加衣服保暖防寒。
交通指數:較好有小雨,能見度不太好且路面潮濕,不適宜高速行駛,司機應更加集中注意力,小心駕駛。
洗車指數:不宜不宜洗車,未來24小時內有雨,如果在此期間洗車,雨水和路上的泥水可能會再次弄臟您的愛車。

『柒』 李小雨簡介

李小雨,當代女詩人。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副秘書長。同名人物:李小雨,江西寧都石上中學教師,寧都縣書法家協會副主席。

目錄

人物簡歷
主要作品
人物故事伴隨著父親的詩歌長大
生活像詩一樣朴實無華
夢的深處是故鄉
語錄
同名書法家人物簡歷
獲獎作品
人物簡歷
主要作品
人物故事 伴隨著父親的詩歌長大
生活像詩一樣朴實無華
夢的深處是故鄉
語錄
同名書法家 人物簡歷
獲獎作品
展開 編輯本段人物簡歷
1951年10月26日生。河北省豐潤縣人。從小隨父母在部隊生活。在家庭的影響下,四歲便接觸詩歌。在北京讀中小學。1969年到河北農村插隊落戶,兩年後參軍,在鐵道兵基層單位當衛生員,發表第一組詩歌《采葯行》。1976年起到《詩刊》編輯部工作,歷任編輯、編輯部主任、副主編,1983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先後在《詩刊》、《人民文學》、《人民日報》、《上海文學》等各地報刊發表詩作。曾在中國作家協會文學講習所學習。
編輯本段主要作品
抒情詩集《雁翎歌》(1979年,上海文藝出版社)、《紅紗巾》(1983年創作)。她的詩作被選入《女作家百人作品選》、《青年詩選》、《她們的抒情詩》、《當代詩醇》中。《最後一分鍾》被收入小學五年級語文。
編輯本段人物故事
在當今中國詩壇,李瑛、李小雨父女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父親李瑛被譽為「詩壇常青樹」,82歲高齡,仍筆耕不輟,出版了58部詩集,其作品《一月的哀思》《我驕傲,我是一棵樹》《我的中國》至今仍廣為傳誦。女兒李小雨,當代著名詩人,現任《詩刊》副主編,出版了《雁翎歌》《玫瑰谷》《東方之光》《聲音的雕像》等8部詩集,其中《紅紗巾》獲第三屆全國優秀新詩集獎,並獲第一屆莊重文學獎、第二屆鐵人文學獎等。和父親一樣,李小雨待人謙和、行事低調,但一說起父親,說起詩歌,她就充滿激情。
伴隨著父親的詩歌長大
李小雨
在李小雨的眼中,父親李瑛似乎就是為詩而生的。「父親從16歲開始寫詩到80多歲,60多年來,詩始終伴隨著他,為此他磨禿了半抽屜鉛筆。」李小雨說,生活中,父親似乎缺少很多東西。他不抽煙,不喝酒,不打麻將,不跳舞;但卻永遠遨遊在自己創造的精神世界裡。76歲那年,他完成了第51本詩集,取名《出發》。「這本書意味著父親青春的再出發。他覺得自己還可以探索更多新鮮的東西,寫出比過去更優秀的詩。」李小雨說,直到今天,父親心裡仍涌動著巨大的情感波瀾,對詩歌依然有著火一樣的熱情。 作為李瑛的女兒,李小雨是伴隨著父親的詩歌長大的。「父親開始寫詩的時候,還沒有我。詩,伴隨父親成熟;父親的詩,伴著我長大。」李小雨說,童年中印象最深的,是無數個深夜,當她一覺醒來,四壁黑暗,遮擋光亮的報紙上,映出了父親端坐桌前寫詩的身影…… 李小雨
很多時候,李小雨還是父親詩作的第一個讀者。她常常溜進父親的書房翻看父親的手稿。1976年,父親創作的悼念周恩來總理的長詩《一月的哀思》在那個特殊的時期無法公開發表,父親將它默默地藏在抽屜底層,李小雨偶爾發現,一讀便捨不得放下,每一次淚水都打濕稿紙。 中學時代,李小雨和千千萬萬個知識青年一樣,到廣闊的天地中去勞動,到部隊的大熔爐去鍛煉。所不同的是,當別人在尋找眼前出路的時候,她卻從大自然中汲取了靈感。1972年,21歲的李小雨發表了她的第一組詩歌《采葯行》,從此一發不可收。 和父親「金戈鐵馬」的寫作風格不同,李小雨的詩細膩柔婉,她喜愛用富於生活氣息的詩句,傳達內心對生活的真實體驗。盡管近些年來,詩壇凋敝,詩聲日漸衰微,李小雨卻一直在堅守著,憑著對生活敏銳的直覺和纖細的情感用詩歌來發掘普通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她說,生活是詩歌生長的土壤,只有保持著對生活的愛和激情,才能寫出激動人心的詩。
生活像詩一樣朴實無華
李小雨
李小雨用詩書寫生活,而她的生活也像她的詩一樣朴實無華。李小雨說,她和父親都喜歡過最簡單平實的生活。他們不習慣外面飯店的宴會,家裡的飯無論多簡單,只要有面條,有鹹菜,就有了熱騰騰的一切。 作為詩人和編輯,父女倆終日生活在紙的城堡里,卻惜紙如金。李小雨說,她家的台歷用完後,年年留著由父親用線繩穿起來做本子。直到這些年,台歷上印滿了花花綠綠的「一日一笑」「一日一菜」,無法使用了才罷休。父親還親手翻制信封,把印刷廠印過一面的紙或者別人寄過來的舊信封翻過來,重新粘貼,父親翻制的信封平整光滑,十分好用。由此及彼,他們家形成了一個規矩,凡用過一面的紙都整整齊齊留著,以備翻過來再用。 父親騎了幾十年老掉牙的飛鴿自行車,至今仍是家裡的「寶貝」。父親80多歲的時候還堅持騎著自行車滿城轉。 受家庭的影響,李小雨為人低調、朴實。她說,平時最願意乾的事情就是在房間里安靜地讀書。李小雨在《詩刊》編輯的崗位幹了30多年,編發了大量有影響的好詩,經她培養的一大批青年詩人也早已在詩壇上嶄露頭角。她依然對編輯工作勤懇認真,無論是改稿或是復信,都一絲不苟。她要求自己像父親一樣,凡是給她寄信、寄稿、寄書的,一律親筆回信,還要幫人家轉稿、編書、推薦出版……而她卻說,比起父親,自己做得還很不夠…… 長期以來,李小雨謝絕了不少媒體采訪、錄像的要求。她說,如果讀者想了解我,就請到我的詩中去尋找和認識我吧。
夢的深處是故鄉
和父親一樣,李小雨對唐山有一種「走到哪裡也難以忘懷的情感」。李小雨說,小時候她是從父親的詩里認識故鄉的,「鳳凰山的石洞」「陡河的岸邊」,還有「上學去的瘦瘦的小路」。唐山,這個親切的名字時常在父親的作品中出現,父親用「生長著年輪的筆」表達著對家鄉樸素的愛戀,也使她的情感和這座城、這片土地以及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連在了一起。 李小雨真正走進故鄉是在1969年。當時18歲的李小雨帶著父親的期望,來到豐潤縣中門庄公社插隊落戶,兩年的插隊生活把她原來想像中的故鄉化作了有形。「那是一段難以忘懷的青春記憶。」李小雨說,她把青春和汗水留在了家鄉的土地上,家鄉的山水也給了她不絕的創作源泉:長地壠、向日葵、土屋矮牆、小油燈……她獲得第三屆全國優秀新詩集獎和第一屆莊重文學獎的詩集《紅紗巾》就是記錄這段青春歲月的。 此後李小雨曾多次返回故鄉。1976年唐山大地震,剛進《詩刊》雜志社的李小雨在地震後8天就來到唐山,在故鄉的廢墟上,她流著淚水寫出了《震不倒的紅旗》等作品。1996年,唐山地震20周年時,李小雨陪父親回唐山,站在抗震紀念碑廣場,父女倆禁不住淚濕衣襟。父親在《光明日報》發表的長詩《尋找一座城》中寫出了父女倆對故鄉的眷眷深情:「就是在這座沒有墓誌銘的廢墟上/一座新城高昂著頭站起來……」 李小雨說,唐山是她的根,故鄉使她的生命和詩同時閃亮。無論她在哪裡,無論她走多遠,故鄉始終分享她的一份感情。正像此次回唐山前,父親在信中所寫的那樣:「故鄉的山凝成我的骨骼,它的水流成我的血液,它的泥土孕育了我生命的基因,我是吃了她的乳汁長大的……離開她後,我無論走到哪裡,也無論離開她多久,總是情牽夢繞想起她,懷念她。她像一座巨大的磁場時時刻刻吸引著我。」[1]
編輯本段語錄
「詩歌要體現一種溫情、一種真情。這樣你才能打動讀者。」 「寫悲傷容易,寫快樂難。要把這一種情緒具象化,不要僅僅使用這個詞彙,要把它分解成若干細節。」 「不論作者前面如何寫實,總要在最後提煉出提點東西來,這才是一首詩的價值所在。」 「關於詩歌中經常用到的一些詞彙,比如無奈、哀傷等,不要直接在是個裡面說出來,要盡量物化,讓讀者去感受,並心領神會。要善於製造反差,製造距離感,進而產生美感。」 「詩歌,不在乎你想寫什麼,而在於你想怎麼寫,怎麼感動人。」 「第一是,要善於在生活中發現詩意,但這種詩意在你表達出來後,不能僅僅感動你自己。第二,要善於想像,要製造一種飛起來的感覺。」 「作者只要把你要表達的用幾個極具代表性的意象表達了出來就可以了,沒有必要把所有向告訴讀者的都寫出來,是什麼,讓讀者自己想去。」 「在語言的運用上,要注意虛實結合,以增強語言的張力。大喊狼來了,後面真有狼,那不是文學。不要把詩歌寫的太像詩。」 「一首詩歌的寫作之初,就不要期望要表達一個什麼樣的哲理,並把這個哲理直白地寫出來。」 「從某種意義上說,人類的歷史就是人類的戰爭史,博物館可以從某種程度上視為戰爭史展覽館,但這個極其沉重東西和氫氣球形成了強烈的對舉和反差。那種沖擊力立刻就出來了。」 「選題要機智,巧妙。要會選材。」[2]
編輯本段同名書法家
人物簡歷
李小雨,男,別署春雨,1971年生於江西寧都。幼承家訓,愛好書畫,山野村夫,無緣名師,師法古人,初學唐楷,上溯魏晉,尤好「二王」。軟硬兼施,臨池廿載,名碑名帖,廣學博採。厚積薄發,稍有收成。
獲獎作品
「奔向 2008 ——北京好運·活力中國」首屆全國書畫大賽:特等獎(2007年1月) 「草原杯」全國書畫美術大展賽:金獎(2007年3月) 中國首屆「八一杯」文學藝術大獎賽:一等獎(2007年6月) 第四屆新世紀全國教師三筆字書法大賽:一等獎(2007年8月) 「米芾杯」全國書法美術大展賽:一等獎(2007年5月) 第六屆「四方杯」國際書畫大賽:金獎(2007年5月) 中華孝文化硬筆書法大賽:優秀獎(2007年10月) 「長江獎」首屆硬筆書法大賽:優秀獎(2007年11月) 中國硬筆書協首屆臨書大展:傳統功力百佳(2007年11月) 中國第一座硬筆書法碑林 ---- 浙江大陳島碑林大賽:銅獎 「梨都杯」首屆蘭亭獎全國硬筆書法大賽:銀獎(2007年11月) 全國第六屆「銀河杯」青少年書法大賽:一等獎(2007年12月) 全國第三屆硬筆書法大展:三等獎(2008年9月) 首屆寫位元組 . 孝文化硬筆書法大展:優秀獎(2008年10月) 《書法報 . 硬筆書法》第 59 期書法家欄目專版介紹。 作品十餘次發表於《書法報·硬筆書法》、《中國鋼筆書法》、《青年書法》《青少年書法報》等專業報刊,入編各種大型典集十多部。[3]

『捌』 @小雨中雨大雨的圖片。是什麼

大雨的圖片,小雨的圖片,陣雨的圖案,中雨的圖案各是什麼樣的

『玖』 河北唐山遷西縣,今天啥天氣

河北唐山遷西縣天氣,今天雨夾雪,轉多雲,零下6到0下3度,有霧,東南風一級,穿衣服,羽絨服類型污染,輕度污染,不建議出遊